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咖啡對我們的大腦做了什麼?


許多人早上一定要來杯咖啡,才有辦法開始忙碌的一天
咖啡到底有什麼神奇的魔力,能讓我們保持清醒呢?
AsapSCIENCE解釋咖啡對我們的大腦做了什麼!
喜歡這個影片的話,記得去他們的頻道按讚訂閱唷!









如果看不到字幕的話
按左下角的小框框,選"Chinese Traditional"就可以囉~


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

整整兩周,我完全不按讚。這如何改變了我對人性的看法
































原文摘錄自:https://medium.com/

八月一號,我對外宣布再也不在臉書上按讚了。那時我說,我不要再教臉書機器人如何對我推播廣告,但另一件令我很好奇的事是:如果我不再用"讚"來餵養這個機器人,我的整個臉書體驗會變得如何呢?

我不再按讚了,這真的很難。

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去按讚到底有多難。我一邊滑動態,我的手就直覺性的移到數百篇的貼文和留言的讚按鈕上。按讚已經變成反射性的行為了。看到我想按讚或想讓別人知道我按讚的文章,我發現我幾乎是無意識的去按讚。

按讚就像是在一間吵雜的房間裡輕輕點頭默認一樣。這是表示認同的最簡單形式。甚至有時候不按讚還會有些罪惡感,好像我沒按讚就代表不認同或不在乎這篇文章一樣。我覺得我的溝通能力變得越來越弱。按讚這些年下來省了我好多打字留言的時間,那些留言大概可以湊成一篇和"戰爭與和平"差不多長的小說了吧。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不去按讚變得越來越簡單了,我也注意到這似乎對我臉書動態有良好的影響。我不確定目前這個變化值不值得我寫篇文章,直到我看到Mat Honan寫的"我讚了臉書上的每一則動態消息,看看它對我做了什麼"。Honan選擇把臉書上每一篇文章都按讚,我則和他完全相反,完全不按讚。相較之下,我對"不按讚實驗"的預期也越來越明顯。

不按讚的第一個好處:動態消息變得更棒了。

我無法很科學的肯定我的臉書動態真的變得更好了,但看起來的確是這樣。

你可能認為透過按讚可以讓臉書知道你想看那些動態,但即便這些動態有類似的關鍵字、觸及的客群也差不多,臉書的運算法終究不是人類。這個運算法無法了解我們為什麼按讚或不按讚的微妙心理因素。所以當我按了幾篇讓人心暖暖的可愛動物影片或圖片,臉書的運算法會給我更多的動物相關訊息,但其中很多卻一點都不讓人心暖暖。它們寫的是有關虐待動物的事。顯然臉書的運算法誤把我喜歡動物這件事誤以為是喜歡看一頭大象被虐待的照片。

這個運算法在政治、時尚和生活相關動態也犯了同樣的錯。它根據我按的讚給了我一堆動態,我的臉書上卻多了一堆我真的一點都不覺得讚的貼文,因為這個運算法不了解一篇貼文的政治、哲學、心理相關因素。按一個地方動物醫院的讚不代表我喜歡看到被虐待的狗狗。這個運算法完全不能理解,它無法理解人類。

按讚的功能似乎把我困在一個充滿毫無人性的廣告機器人的宇宙裡。你喜歡優格?那你一定更喜歡"Extreme Yogurt"(優格公司)!你喜歡可愛的貓咪影片?那你一定會想看看這張八隻貓咪被科學家虐待的圖片!

現在我在臉書上都是留言,再也不按讚了,我的動態消息變得清爽許多、更充滿了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好像那些大吼大叫想引人注意的人都因為我不再按讚而全都被趕出這個房間。我再也沒看見那些討厭的虐待動物的照片、無腦偏激的政治貼文。

我似乎終於找到問題的原因了。我現在可以在一篇可愛貓咪的動態留言,但不會被一堆800多人分享的貓咪照片給洗版,我現在可以在一篇種族議題的文章上留言,不會被遠無止盡的總族歧視文章給淹沒。

少了"讚"的臉書變得理智多了。

不按讚的第二個好處:更多的人性和關愛。

當我逼自己不在臉書上按讚後,我發現我這種想讓別人知道我喜歡他們貼文的慾望沒有被滿足,讓我覺得自己變得像隱形人一樣。我看了這篇貼文,但沒人知道我看過了。這讓我了解到自己用臉書的習慣必須有所改變了。不能依賴讚,我就必須留言,否則會被人以為有反社會傾向或以為我是山頂洞人,所以我越來越頻繁的留言,這是我有史以來在臉書上留言最多的時候。

我以前只是很簡單的在別人的寶寶圖片上按個讚,現在我則留"他的頭髮真美!"曾經我只是在別人的結婚紀念日動態上按讚,現在我則寫"還記得以前我們躲在涼亭裡瞞著你奶奶偷抽菸的蠢日子嗎?"我用字句來表達我對育兒成功的父母的肯定、分享我喜歡喝健康冰沙的小秘密、說說有關反社會貓咪的笑話。

在我宣示不再按讚之前,我的網路生活總是有股和人漸行漸遠的感覺。似乎沒有什麼交流,只有陳腔濫調的空話和讚美,和許多政治跟宗教的大雜燴。總是讓人覺得疲乏和鬱悶。發誓不再按讚後,一切都改變了。我變得更主動更敢言,因為我必須用字句來交流而不是單單按個讚而已。我花時間告訴人們我的想法和感受、關心朋友的生活、和其他"真人"分享快樂和痛苦。

顯然字裡行間流露出的人性和關愛比"讚"要多了許多

簡單來說,不按讚讓臉書變得更好,也讓它找回了關愛。

再次重申,我的不按讚實驗並不那麼科學。我沒有保留任何數據、沒有追蹤使用者、也沒有畫一些賞心悅目的圓餅圖。但我的實驗結果,很明顯的和選擇全都按讚的Mat Honan的實驗相反。臉書沒有了"讚"會變得更好。

以前只要不是特別無聊或討厭的動態我都會按讚,結果就是我的臉書充滿了大聲嚷嚷想引人注意的人,中間穿插了婚禮、可愛的小動物,偶爾才會出現一則真的值得一看的動態。從我不再按讚後,我的臉書變成了一場高雅的晚宴。充滿了對話,雖然意見分歧但又不懷有敵意,人與人之間有了真的連結。我似乎得到了我真的想要的東西,而不只是不斷把我喜歡的東西扭曲放大後再塞回給我。

除了這個運算法以外,我一直對臉書的隱私問題,還有它慢慢讓人變得越來越無趣的行為很有意見。但自從我不再按讚後,我幾乎喜歡上臉書了。少了臉書的讚來打擾,你的朋友似乎變得比以前更讚了,我們都感受過的那股和人失去互動的感覺,也許只是因為這個跟聾子一樣的演算法造成的。

不再按讚,可能會讓我們更喜歡彼此。人與人也許真的可以被連結在一起。

別再按讚了。看看這會不會讓你的臉書綻放出人性的光輝。

試著別再按讚,選擇用文字留言,看看會發生什麼事。看看你的動態消息會有怎樣的改變。從八月一號起我就沒再按過讚了,這對我的動態消息的改變,好到我想我未來都不會再按讚了。

我認為人性和關愛,已經慢慢被這個喜歡誇大、極端的運算法給吞噬了。我想我們可以把那些社交過程中至關重要的體驗給找回來。

停止按讚,讓真正好的訊息能被放大。如果臉書沒了你的讚,臉書會有怎樣的轉變?你對全世界的觀點會有怎樣的轉變?我們又會有怎樣的轉變?


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

我"讚"了臉書上的每一則動態消息,看看它對我做了什麼



























原文摘錄自:Wired.com-I Liked Everything I Saw on Facebook for Two Days. Here's What It Did to Me
本文作者:MAT HONAN

我覺得任何事物都很讚!或至少過去48小時裡我"曾經"如此。我把臉書給我的每一則動態消息都按讚 - 即便我討厭這則動態。我想看看這樣做,我在臉書上看到的動態消息會有什麼影響。我知道這聽起來像是想引人注意(的確是這樣),但這也算是個開放式的實驗。我不確定我可以維持多久(結果我只能忍受48小時)或我能從中學到什麼(大概什麼也沒有)。

臉書用了許多複雜的運算法來決定哪些動態會出現在你眼前。它不只是單純的把你朋友的最新動態或你有興趣的話題攤在你眼前而已。現在你所看到的動態消息已經是一場經過精密策畫的動態"簡報",從你在這網站、甚至在整個網路上的一切行為,經由複雜的公式運算後再呈現給你。我想看看如果我不斷地給這個運算機器人回饋,如果我不斷地對它說"做得好,機器人,這超讚的!"這樣會對我在臉書上的整個體驗有什麼影響。我決定只在臉書的網站上這樣做 - 因為要把我逛過的每個網站上的每個"讚"按鈕都按一下真的太難了。但即便我只對臉書本身這樣做,仍然產生了戲劇性的結果。

臉書有個非常具體的動態消息模式,專門設計來讓你跟它互動。如果你上鉤了,準備好看廣告看到吐吧。

我的第一個讚給了Living Social - 我朋友Jay在我之前按了讚,所以它出現在我的動態消息的最頂端。接著我按了兩個朋友動態的讚。目前為止都還不錯。但接下來第四則動態我就一點都不覺得讚了,剛剛的Living Social,即便我是真心的按它讚,但誰管它。但這第四則動態我其實很想按"不喜歡"的。是一則爛笑話 - 至少很蠢。算了,我還是按了讚。

接著我必須搞定一件事,那就是按讚之後出現的"相關內容"該怎麼辦。假如你喜歡一則Modern Farmer上的和牛有關的故事,臉書會立即在下面跳出另外四個選項讓你按讚,根據臉書的判斷,它和這則牛的故事有關。可能會和牛或是農業相關。

"相關內容"很快地變成一個問題,因為一旦你按了其中一個讚,臉書會馬上跳出另一個把它補齊,如果我按了全部四個讚,它又會跳出另外四個。我很快了解到這會讓我陷入無限迴圈,所以我訂了一條新規則:我只能按四個"相關內容"裡的第一個,就這樣。

有時候按讚其實很矛盾。我朋友Hillary貼了她的小寶貝Pearl的一張照片,她臉上有一塊瘀青,照片標題叫"Pearl vs. 水泥地",我可一點都不覺得這很讚!通常這種動態我都被迫選擇留言而不是按那個小小的讚。算了,讚。唯一一次我真的拒絕按讚是我朋友PO了一則他親戚過世的消息,這是我絕不會跨過的底線。

但還是有一拖拉庫的東西要按讚。我讚了一篇我表哥的動態,這是他從約瑟夫·甘迺迪(政治世家甘迺迪家族的一分子)那裡分享來的,接著我馬上被甘迺迪給圍攻(外加一個柯林頓和一個施萊佛)。我讚了HootSuite、紐約時報、CouponClipinista、一則我20年沒見面的朋友的動態 - 跟她小孩、露營、蛇有關。我讚了亞馬遜、我還按了天殺的Kohl's的讚!都是為了你們!

我的動態消息在驚人的短時間內變得完全不同。經過一小時的瘋狂按讚後,我的動態消息再也沒有真人出現了。變得全是各種品牌、訊息,而不是真人發的貼文。

同樣的,內容農場竄到了最頂端。我的整個動態消息幾乎都是UpworthyHuffingtonPost的動態(兩大內容農場)。睡前我再滑了一下動態,變成這樣(按照順序):Huffington、Upworthy、Huffington、Upworthy、一個Levi's的廣告、Space.com、Huffington、Upworthy、The Verge、Huffington、Huffington、Space.com、 Upworthy、Space.com。

我還記得躺在床上想"該死,我得讚一篇有關加薩的動態。"按下去的瞬間馬上就跳出一個支持以色列的訊息。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的動態消息變得極端右派主義,我按了美國第二次修憲和某個反移民粉絲專頁的讚。我按了Ted Cruz、Rick Perry的讚(皆為右派政治人物)。保守論壇一再一再的出現在我的動態消息裡。最後我發現了一個特定的語法。這些動態通常會是這樣:

先用一句話挑起一個富有爭議性的話題。好極了!
再用一句話說明它為什麼好極了。
最後用一句話誘使行動,通常會用問句結尾。

我發現了這個模式以後,就一再的在所有地方看到它。舊金山紀事報也用了相同的技巧。臉書有個非常具體的動態消息模式,專門設計來讓你跟它互動。如果你上鉤了,準備好看廣告看到吐吧。

我還發現我的電腦版和手機版動態差很多,即便是在同一時間下瀏覽。我發現我的手機板動態已經完全看不到真人了。只有一堆不同網站的動態、和各式各樣的廣告。而電腦版 - 即便大部分都是品牌內容 - 我還是能持續看到我朋友的動態。在那每一塊版面都很重要的手機螢幕上,臉書的機器人決定把真人的動態隱藏起來,試圖用其他機器人產生的內容來吸引我的注意力。真奇怪。

隨著第二天繼續下去,我開始害怕上臉書了。它變成一個充滿火藥味的地方。隨著我的動態消息變得極右派,同時它也不斷的傾向左派過去。上面有Rachel Maddow、Raw Story、Mother Jones、Daily Kos這些左派人物,中間又穿插許多右派到我連按讚都會害怕的動態。

停下你手邊的工作,看看這個長得跟Jay-Z一模一樣的寶寶。

還有一個比臉書還要大的問題。它提醒了我,我們的社會可以有多糟糕,還有為什麼我們現在都是"對著"人說話,而不是"和"人說話。我們設定好了我們個人專屬的政治和社交泡泡,它們會不停的自我成長 - 我們看到的內容變得非常狹隘而且符合我們的喜好。我們不斷的往下挖掘,直到自己成為井底之蛙,然後再咒罵所有在地上的其他人。

但也許比我那充滿憤恨的動態消息更糟的是,它變得越來越蠢。我看一篇BuzzFeed的動態,講的是一個男的在跳蠢舞,另一個是"猜猜你是鐵達尼號裡的哪個角色",第三則是講凱蒂派瑞的舞群裡有個超帥男神、一片長得像老二的雲、"停下你手邊的工作,看看這個長得跟Jay-Z一模一樣的寶寶。"我的動態消息出現一堆那種最爛、我們身為媒體人最不齒的內容。標題聳動的垃圾,我全都按讚了。

當我正在想我看到的動態可能會有點改變時,我沒想到的是我的這個行為對我的臉書好友看到的動態消息會有什麼影響。我一直想臉書可能會開始限制我,但相反的它卻變得越來越貪婪。我的動態消息變成各種品牌政治人物的大雜燴,隨著我持續和它們互動,臉書也盡忠職守的把這些和我的朋友及追蹤者報告。

第一天晚上,一個狗狗大頭貼的圈圈從我的手機螢幕上跳出來。是臉書即時通的聊天小圈圈!那個人是我在WIRED的編輯,John Bradley。"你帳號被盜了嗎?"他很好奇。隔天早上,我朋友Helena傳了個訊息給我:"我的動態消息都是你按讚的文章,有點好笑。"她說。"我朋友的動態都不見了,全是你按讚的東西。"我按了個讚當作回覆。同樣的事在這次實驗中不斷發生。我在臉書PO了一則動態寫"I like you."我不斷聽到朋友跟我說我的這些詭異行為完全佔據了他們的動態消息。"我的臉書上有70%的動態是Mat按的讚。"我朋友Heather這樣說。最後,我可能會收到某個在臉書工作的人的訊息,他注意到我的詭異行為並且想要我和他們的公關部門聯繫。

但我還是先停止這實驗了,因為實在是太糟了。我翻著自己的"活動紀錄",想數數看自己到底按了多少讚,但實在是多到數不清了。我按讚的粉絲專頁比原本多了一千多個 - 其中大部分都爛透了或頂多算普通而已。透過按讚,我把臉書變成了一個我一點都不覺得讚的地方。老實說,我不喜歡這樣。這件事一點都不讚。


UA-47321997-1